欢迎来到秒速赛车有限公司官网!

服务咨询电话:400-002-5597
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宠物药品 >

CPV单抗血清的零售价则是5毫升一支

作者:admin   时间:2019-05-29 18:39

  正规医院也去了,专家级大夫也看了,针也打了,药也吃了,但小Q还是恶心着、呕吐着离去了。

  8月27日下午,郝东终于从医院拿到了小Q的处方笺和化验单。薄薄的五页纸,潦草模糊的字迹记录着小Q生命的最后四天里,汲取的全部“养分”……

  7月24日晚,就在狂犬疫情暴发于云南、山东和广东的节骨眼上,小Q突然上吐下泻。住在方庄的郝东立刻带着“孩子”奔到附近一家宠物医院。经过“CPV+寄生虫+血常规+CDV”的全套化验,值班的李姓医生给出的诊断是细小病毒感染、贫血、心跳单音。并当即就给蔫蔫的小Q输液、打了血清。

  第二天,小Q的病毫无起色,医生又重复了一遍昨天的程序。小Q不仅不吃东西连水也不喝了,还总是吐。于是医生就“使劲”打治吐针,可是,打完之后小Q却吐得更加厉害。

  第三天,另一个医生来检查了。这个大夫告诉郝东,打血清已经没用了,这病根本不是细小病毒感染,是胃病。于是,医生就开了很多药来治胃。

  小Q最后一次躺在了诊台上,高烧44摄氏度,已经开始昏迷。但医生却“不慌不忙”地告诉郝东还要打两针,让他先去交费。“没事,不能给水喝,明天接着治”。然而,小Q没能等到医生明天的进一步治疗。即使一个月之后的今天,拿着处方笺的郝东仍然没弄明白小Q到底死于什么病。

  和他一样困惑的还有小笨的主人。因为一次呕吐,小笨在三元桥某宠物医院就诊时,病情未明就被打了一针血清,加上各种检查费用一共花了近千元,医生还要求活蹦乱跳的小笨立即住院治疗。心存疑虑的主人带着小笨又去了另外一家医院,这一次的诊断结果是:没事儿。

  在朝阳、西城和海淀的三家大型宠物医院,单抗血清都是每毫升15元的“统一”价位。而在农科院兽药监察所附近的兽药店中,CPV单抗血清的零售价则是5毫升一支,每支40元,即每毫升8元;两者相差近一倍。

  潘家园某宠物医院的取药处,挂着一块“北京市动物医院收费标准”的牌子。从挂号费到手术、美容收费均“明码”标出。记者询问之后得知,此“收费标准”由“宠物医师协会”制定,属于宠物医院的行业自律手段,不具备法律约束力,但北京的二三十家大型宠物医院都大体在此“标准”范围内收费。

  宠物药品的价格不属于政府定价范围,政府对兽药并无最高限价政策。宠物医院的监管机构也只能从人员、诊疗条件上对其进行监管,在用药定价等方面则没有更好的约束手段。

  在给小Q治病的那家医院,记者询问了给狗做绝育手术的花费。大夫的答复是:规定的手术价格350至500元,不过不包括麻醉剂等费用。

  “进口的舒泰(麻醉剂)要150元,还有一种是小时麻醉,每小时300元。”

  大夫带着记者来到药房,可找遍药房医生也没有翻出这种昂贵的进口麻醉剂。终于在内室翻出一个白色底纹的立方形小盒,盒子已经开封,上面的药名和说明均为法文,商标为VIRBAC。盒子里是一个小药瓶,瓶身上的文字也是法文。

  当记者提出看看这瓶高价麻醉剂的中文标识时,得到的回答是“中文说明在医生手里,他们自己看的。”

  北京市兽医卫生监督检验所的工作人员明确告诉记者:进口药品如果没有中文说明,是明显的违规行为。

  各家医院不约而同地极力推荐进口疫苗。团结湖附近的一家宠物保健中心使用的是荷兰因特威的犬六连疫苗。另外几家宠物医院也都使用美国、荷兰或法国疫苗。

  尽管国产疫苗的市场零售价仅为10元一支,但是低廉的价格似乎并未获得医生们的青睐。

  在记者咨询的宠物医院中,使用进口六联苗的不止一家,而在网上的多数宠物药品店中,各国生产的六联苗、七联苗也几乎是必备商品。但是,万泉庄一家使用荷兰五联苗的宠物医院告诉记者,在进口六联苗所防治的疾病中有一种钩端螺旋体病毒,在国内没有,因此六联苗是不允许使用的。

  北京市兽医卫生监督检验所证实,目前,北京市场上并没有合法的进口六联苗。同时,在进口兽药注册信息库中也检索不到任何一种进口六联苗的注册信息。

  据不完全统计,北京市有各种宠物医院和诊所280多家,但合格的仅141家。

  郝东已经没有心情再去核对小Q的处方单了。而记者经过比对却发现,7月25日和26日两天,两张处方单上的药品名称和剂量几乎完全一样,唯一的差别是“爱茂尔”的分量由1ml调整为0.8ml。可是,药少了0.2ml,收费却多出了100元。当记者就此向医院询问时,大夫的回答是:“可能算错了。”

  “关键是我们不懂,小狗又说不出来。”无可奈何的郝东摇摇头。信息的严重不对称使得宠物主人们只能任凭医院“摆布”。

  同样遭遇的还有连连的小哈狗。连连的宝贝在西城区一家宠物医院治疗时死亡。医院倒是给了连连一个说法:“不就6千块钱买来的么?大不了赔给你。”后来,连连发现医院给小哈狗注射的居然是过期药品。

  从2005年底到2006年初,全国各地纷纷出现了被冠以当地“首例”的宠物官司,其中不少就是医疗纠纷。

  而接手宠物医疗纠纷案的律师们的解释是,目前,我国有关宠物保护的法律、法规中,没有涉及宠物医疗纠纷处理的规定。宠物医疗事故或宠物死亡赔偿在法律上是一个空白。同时,也没有相应的机构对宠物误诊或医疗事故进行鉴定。【来源:北京晚报】